一张特别的《光荣完工证

1949年1月,淮海战役胜利结束,渡江战役即将拉开序幕。3月中旬,中共张村区委、区民主政府积极响应上级号召,组织担架运输队支援渡江战役。民兵排长、员张庆斌,第一个报名参加......

  1949年1月,淮海战役胜利结束,渡江战役即将拉开序幕。3月中旬,中共张村区委、区民主政府积极响应上级号召,组织担架运输队支援渡江战役。民兵排长、员张庆斌,第一个报名参加担架队。可是临报到的前两天,他却突然生病,高烧不退,茶水不进,请医问药也不见好转。儿子有病不能上前线,对深怀感恩之心的父亲,急得不得了。这时,23岁的张庆玉恳求父亲说:“爹,哥不能去,我替他去! ”父亲一听满心欢喜,说:“爹心里也是这么想的,只是不知你的想法,没敢跟你说。 ”张庆玉说:“我早就想参加担架队了,要不是一家只准去一个,先兄后弟,哥报名那会儿我就报名了。 ”父亲称赞说:“孩子,你是好样的! ”于是,张庆玉就冒名顶替哥哥,挥泪告别年迈的父母、贤惠的妻子和未满月的孩子,跟其他担架队友们一块儿离开了家乡。

  他们先后在张村区公所和涡阳县城接受了为期半个月的集训。4月中旬,涡阳县支前民工编成班、排、连、营、团,带着担架、食物等,从县城出发,浩浩荡荡开赴安庆东部的长江北岸。时值大雨滂沱,道路泥泞。大家一步三滑,还常常吃不上饭,饥渴和疲惫交加,但仍坚持每天行走百十里。接近前线,不断有敌机飞到头顶上盘旋轰炸。敌机一来,他们赶紧躲进树丛或庄稼地里。敌机一走,马上又爬起来继续赶路。常有支前民工和老百姓被炸死,尸横遍野,惨不忍睹。有一次,一颗炸弹落在张庆玉附近,他的腿被弹皮划破,鲜血顺着裤管往下流。他简单包扎一下,忍着疼痛,赶紧跟上队伍。

  4月下旬,张庆玉随解放大军渡江。江面上雾气蒙蒙,许许多多木船黑压压的,一眼望不到边。一艘艘木船冒着敌人的炮火划向对岸。炮弹接二连三在张庆玉乘坐的木船四周开花,掀起波涛,木船左右摇晃,张庆玉感觉“天旋水转”,不停地呕吐,差点儿掉进江里……

  渡江之后,张庆玉所在第二野战军第五兵团第十八军,向殷家汇、祁门、开化、衢州一线月上旬,在马金岭战斗中,张庆玉冒着枪林弹雨,接连抬下好几个伤员,累得迈不动脚步,却咬着牙坚持向前进。上级命令休息的时候,他肚子饿得咕咕响,从怀里掏出仅有的一个窝窝头,正准备往嘴里填,看见一位负伤的解放军连长没吃东西,马上把窝窝头递过去,连长不肯吃。 “你负了伤,流了那么多血,不吃东西咋行?快吃下吧。 ”张庆玉朴实的话语饱含着对子弟兵的深情厚谊,连长感动得留下了热泪。

上一篇:东坡政务:民警办证送证受赞誉 小小证件暖人心 下一篇:孤残女子热泪流

水果沙拉

湘菜推荐:果香酿豆腐
中国饮食:馄炖汤的做法是什么
大寒,我们应该吃什么
火锅的做法有哪些
中国饮食-清炒甘蓝的做法
中西合璧——菠萝香菇松子鸭